3140位用户,发布了12220篇文章,产生了99条评论!欢迎新会员:a了llaaaaaaaaaaa

你可以注册一个帐号,并以此登录,以浏览更多精彩内容

母狗般的教师(二)

velisa

velisa发表于2805天 15小时 50分钟前 来源:www.zgnwxx.com
 您现在正在浏览:首页 » 男性交友

女王推荐 QQ号列表
性感女S QQ: 732700837 母子调教 制服诱惑
小粗口 QQ: 1066364325 丝袜高跟指挥
广告招商,在网站管理栏目留言
我有意要她张开眼睛,而且她不开口浪叫也让我有气,於是我把早就准备好的春药抹在她的穴上,把鸡巴拔了出来,等着看好戏。阿蕊正在享受中,一下子没了我的鸡巴,好像整个人空了一般,她奇怪地张开眼睛,却一下子看到自己张开大腿,屁股还在一上一下摇动,身体四脚朝天地半躺在桌上,我却在一边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的浪穴,看到自己淫荡的样子,她不禁惊叫一声,忙合上腿,直起身来坐在桌上,双手又捧着奶子,坐在桌上不知如何是好。只是眼睛一打开,便不敢合上了,她怕我又会做甚麽,但是又不敢望我那高高举起的老二。於是我们俩人便光着身子互望对方。 不过一分钟,那春药开始生效了,阿蕊也不知道,只觉下身越来越骚痒,开始她夹着大腿不断摩擦,但下身的痒越来越难忍,淫水越流越多,桌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渍,到後来双手不得不从奶子上转移到浪穴,可能阿蕊平常没试过手淫吧,双手在浪穴上摸了半天,但骚痒却越来越厉害,她双手着急地在浪穴上乱掐,嘴里也开始“嗯嗯”地呻吟起来。那时她仍有些害羞,不愿让我看见她的奶子,於是她向前趴下,把一对大奶子贴在桌上,但这样子却使她看起来像只母狗一样伏在桌上,头和脸贴着桌子,雪白的屁股高高抬起,双手不断在浪穴上乱按。 阿蕊的神智开始给性欲占据了,她嘴里越叫越大声,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会叫这麽大声,简直是忘情地浪叫。 我看得性起,马上回房拿了个数码相机,把她那样子照了下来,我知道这几张相片以後还可以给我带来大把甜头。照完相,阿蕊还在那里自慰个没完没了。把刚才两腿间的内裤都给脱了下来,看来平时她“老”公没把她喂饱,现在一次性全爆发了。 我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阿蕊,一个良家妇女,出落得那麽漂亮,而且职业又是高尚的教师,现在却被我搞得连母狗都不如。於是我决定补偿一下阿蕊,帮她老公一个忙把阿蕊喂饱。我把阿蕊抱起来,她连反抗的空闲也没有,双手忙着自慰,於是我毫无困难地把她抱到床上,我怀里躺着一个光着身子的美女,一只手抓着柔嫩的屁股,一只手揽着温香的背,掌心半扣着她半个奶子,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兴奋。 我把阿蕊放到床上,决心让她来一次真正的“叫床”。阿蕊早已全身无力,我先把阿蕊的手从浪穴上拿开,她马上难受地呜叫起来,我又打开她的双脚,在浪穴上轻轻地吹气,阿蕊更加难受了,她痛苦地将身体扭来扭去,淫水也更加泛滥,我看是时候了,就问她∶“要不要?嗯?”她似是而非地点头又摇头,於是我又在她浪穴上吹气,她终於忍不住了,涨红了脸,小声说∶“要,要。”我假装听不到,说“什麽?没听到。要什麽?”她完全投降了,闭着眼睛小声又说∶“要┅┅要┅┅我要┅鸡巴┅┅求你┅给我┅嗯┅┅嗯┅┅” 我乐极了,又逗她说∶“说大声点,你是不是小淫娃?” 她的浪穴已经骚痒到了极限,现在她再不顾甚麽淑女的仪态了,连声呜咽着说∶“是是┅┅我是┅小┅淫娃┅┅快┅快插┅快插┅┅求求你┅┅用力插┅┅插死我吧┅┅求求你┅我要┅┅快插我啊┅┅嗯~~呼呼┅┅” 我还有意再逗她一下∶“你刚才不是说不要吗?现在怎又要了?小淫娃,还敢把我看成小孩子吗?” 阿蕊痛苦地扭着身体,断断续续地说∶“不是┅┅不敢了┅┅好弟弟┅┅我要┅┅我错了┅┅嗯┅┅嗯~~~~呜~~~~啊┅┅求求你┅┅插一插┅┅插进来┅┅插进来┅┅你要怎样插都行┅┅啊┅┅好难受┅┅给我┅┅求求你┅┅求~~~” 我一听又有气∶“什麽弟弟!小淫娃,叫哥哥!”阿蕊终於把最後一点尊严也放下了,大声哭求道∶“好哥哥┅┅好┅哥哥┅┅求求你┅┅快插┅快插小淫娃┅┅阿蕊难受死了┅┅嗯~~┅┅” 我笑道∶“要我干你也行,先来舔我的鸡巴。” 阿蕊迫不及待地含住我的鸡巴,舔了起来,我也想不到她如此乾脆,看来她真是饿坏了,一边含我的鸡巴,一边手淫。我看得性起,一把抓起她的头发,对着她的口猛 ,看到阿蕊痛苦的样子,我快活极了。可以有一个美女教师跟你口交,不是每人都有的福份。 至此我终於完全达到了报复的目的,我决定大干一场了。我把阿蕊的屁股抬起来,将大鸡巴对准她的浪穴,阿蕊十分配合地把双腿张开,可能是饥渴过度,她的腿张得快成一字码了,我笑道∶“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小淫娃,没白教了舞蹈啊,腿张得那麽开,别人可没那本事。” 阿蕊脸红了一红没讲话。於是我不再客气,鸡巴应邀狠狠的插入了她的浪穴里,阿蕊大叫一声,手舞足蹈起来,只是之後她又马上由大叫变成了哼叫,我又有气了,於是狠狠地揉搓起她奶子来,又在她奶头上又搓又拉,阿蕊痛得大叫起来,不过这一来她就合不上嘴了,嘴里一直浪叫,阿蕊不愧是当教师的,叫床都比别人强,不同於一般的啊啊声,阿蕊叫床声不但更悦耳,也多元化多了∶ “啊~~啊~~好~~嗯~~哎呀~好~~不要~~~喔~~~~~~~~~~~~~唔唔~~~啊┅啊┅啊┅啊┅我要┅要哇~好哇~~哎求你轻点~~啊啊~~插死我了~~啊~~我要死了~~唔~~~不行了~┅┅不行了~~要去了~~呀~~唔!┅┅咳咳┅┅咳咳┅┅啊~~~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┅┅” 阿蕊一叫起床来就全情投入,阿蕊虽然叫得卖力,却不够销魂,好在她声音好听,身材也一流,己经补足有馀了,她几次叫得透不过气来,要我在她胸前又拍又揉才回过气来。她的屁股也越抬越高,双脚伸到天上去了,这时连我也不大相信眼前一丝不挂的淫荡女娃就是平时斯斯文文,为人师表,连低胸装和迷你裙也不多穿的阿蕊。於是从此我知道,只要催起女人的情欲来,圣女也可以变成荡妇。这也间中促成了我和母亲和其馀女人的情事。 话说回来,阿蕊可能是性能力较弱,不到半小时已泄了三次身,也晕了一次,只是我还有大把“能量”剩,不能就此放她走,阿蕊虽泄了身,却更加浪了,她已经给我 得神智不清,但是还不断浪叫,我们在床上也换了姿势,阿蕊狗爬式地趴着,我托着她的腰抽插。没多久,阿蕊又高潮了,她的屁股拼命乱颤,叫声也惊天动地,好在我家那里是独立式别墅,隔音又好,否则别人准以为在杀母狗。 没插多几下,阿蕊摆了几下屁股,又泄了,只是几次泄身,她的阴精已没有之前那麽多了。阿蕊泄完身,整个人都软了,趴在床上又晕了过去。我却还十分苦恼,只好慢抽慢插,把阿蕊渐渐又弄醒了,阿蕊一醒,我乾脆把她整个人抱起来插,阿蕊情欲又来了,她又开始浪叫∶ “唔~~唔~~啊~~好~啊~~啊┅啊┅啊┅好好┅┅啊┅啊┅啊┅┅” 也许是贪享受,她的叫声没那麽多变化了,只是随着我的一抽一插有节奏地叫,屁股也上下摆动,身子却没力地靠在我身上,她的两个奶子十分柔软,靠在我胸前时我人都趐了,於是我更加兴奋,抽插也更加卖力。没抽多几十下,阿蕊又去了,整个人抱着我不断喘气,我却还要继续抽插,此时阿蕊有气无力地哀求道∶“我不行了,不要再来了,我要死了,你插别人吧┅┅呼┅呼┅┅”

关注用户

   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…
暂无评论
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
评论

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,请先登录